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吹着口哨回家 [口述情感]


故事大全网提供大量现代爱情故事免费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 篇关于吹着口哨回家的爱情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吹着口哨回家吧。


那一天,在单位,因为一件小事的不如意,我的不满便如传染病一般弥漫开来,脑海里充斥和膨胀的尽是别人对不起我的理由,仿佛整个世界都欠我的,心里的懊丧和愤怒到了极点。于是,挤公共汽车的时候,情绪处于高压状态的我一反常态,不再淑女。一阵横冲直撞之后,我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嗨,请你小心一点。”有人对我说。我看了他一眼,发现我踩的并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那个人——可能是他的朋友。两个人的衣着都很洁净,神情稳重面容疲惫,被踩的那个人正貌似悠闲地吹着口哨,我听出他吹的是《铃儿响叮当》。

“踩的又不是你。”我本想道歉,犹豫了片刻,却突然想趁机撒撒野:“多管闲事!”

“不管踩的是不是我,这件事情你都应该说对不起。”他在为朋友坚持。

“不对的事情有千千万万,你管得完吗?”我刁蛮得不可理喻。周围一片沉默。我从这沉默中感觉到了一种平头百姓们素日里对我这种“小恶人”的微妙的忍让、畏惧和鄙夷。明白了此时自己在众人心目中的位置,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痛快淋漓的舒畅,有的只是愈来愈深的羞愧和后悔。天知道,我其实根本不想成为这个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请原谅,请原凉。我一遍又一遍默默地说。

有意思的是,那个被踩的人依然兴致不减地吹着《铃儿响叮当》。而且,我偷偷瞥见他还悄悄拉了拉那个与我理论的人的衣角。那个人果然闭嘴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车刚刚到站,我便仓皇跳下。

“小姐,请等一等。”有人喊,我回头,是他们。我静立。羞愧与后悔开始转化为隐隐的敌意。看样子他们还想没完没了呢。

“你们想要怎么样?”我冷冷地问。

“你是这么年轻,所以有些话我实在忍不住要对你说,也许你听了会有一点儿好处。”那个人的语气十分耐心。被踩的人站在一旁,仍旧吹着口哨,似乎有些腼腆。

我忽然不敢再看他们,微微低下了头。

“今天你是不是有些不顺心?”我点点头。

“这种小波折谁都会遇到。有的人经历的何止是不顺心,简直就是用一生去承受的大苦难。”他说,“就(推荐阅读:高冢れな,伊悦说说网,wWw.ciliyo.com)】 像我的弟弟。”

吹口哨的人顿时红了脸。

“你知道吗?他原本是一家剧团的台柱子,在一次车祸中却失去了双腿。现在,他用的是假肢。”

想到刚才我曾在那双失去了血液的脚上踩了一脚,我的呼吸一瞬间几乎就要停止了。

“后来,他又去一家歌舞团唱歌,曾是这家歌舞团最好的男高音,但是,一次重病又让他失去了声音。”哥哥的眼圈红了,“现在,他是个下岗职工,和我一样,一直靠卖水晶袜生活。今天,我们只卖了9双,但是,”他的声音哽咽了,“每天,他都要吹着口哨回家。”

我的心一阵战栗。原来是这样。我压根儿没想到。一时间,我不知所措。

“我可以看看你们的袜子吗?”我轻声地说。也许,买双袜子可以小小地补偿一下刚才的无理。我自我平衡地安慰着自己。

弟弟微笑着,很快递过来一双袜子。包装上印着价码:3块钱。实在不贵。

“我们追你下车,并不是想让你买袜子。”我正准备掏钱,哥哥的声音又响起来,“更重要的是,我还想让你知道,我的弟弟为什么要吹着口哨回家。”

我惊奇地看着他。

“他曾经告诉我说,口哨是他现在所能支配的和音乐有关的惟一一种技巧了。他的口哨只能吹出两种风格,一种是悲哀的,一种是快乐的。悲哀别人不容易懂,但是快乐却可以在任何角落通行。所以,他想让别人从自己的口哨里感知到快乐。”

听了他的这番话,我猛然醒悟,很久以来,原来我并没有弄清楚这样两个问题:在快乐的问题上,如何对他人最慷慨;在痛苦的问题上,如何对世界最吝啬。是这位卖水晶袜的永远沉默了的兄弟用他的快乐的口哨点化了我。

临别的时候,我留下了一双水晶袜,并且感谢哥哥把弟弟的故事告诉了我。

“不止是你,我还告诉过很多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哥哥笑道。

“因为你想让别人知道,确实还有你弟弟这样的人存在着,并且一直在为他们吹着口哨回家。”

哥哥笑了。弟弟也笑了。之后,他们却都流下泪来。

那双水晶袜,我到现在还留着。它的质地玲珑剔透,手感细腻柔韧,色调明朗典雅,就连包装都那么温暖诗意。

我一直没舍得穿。我知道它最适合珍藏和纪念。

读完本故事,你被感动吗?如果你还有更精彩的现代爱情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