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炮灰女也有春天-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李睫)

旧情永远是正位

哼着小曲进门,梅佳踮脚绕到林翰身后,想从背后抱抱他,却愣住了。

林翰慌忙地合上相册,梅佳假装没在意,心里却五味杂陈。这本相册是她收起来的,里面有林翰的前妻,冉晓宁。

没想到结婚一年了,林翰依然没有斩断心中对旧情的怀念,梅佳像吞了一只死苍蝇,总觉得自己活在一个人的阴影里。一年来,梅佳尽力做个好妻子,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对林翰知冷知热,可是,新生活并没有治愈林翰心头那道失婚的创伤。梅佳不知是自己太敏感多疑,还是林翰做得太过分。这本相册常常都有被动过的痕迹,梅佳是知道的。不仅如此,她去冉晓宁的QQ空间里转,也发现了林翰的脚印。

最让她郁闷的是,那天她无意闯入林翰的微博,正好看到一条,原文是缅怀大学时代的,林翰评论道:“如果能回到过去......”梅佳不忿:“你还在对她念念不忘?”林翰急赤白脸地解释,说他不过是感叹岁月蹉跎而已,别什么都扯上冉晓宁。

那天的紫砂煲里炖着花生猪手汤,梅佳一气之下揭竿起义,汤也不炖了。她骂自己脑袋被门板夹了,她一个未婚女青年,哪里找不到男人,偏嫁给有两年婚龄的离异男人。爱情里,谁先动心,谁就落下风。她对林翰就是这样。下风就下风吧,谁让她贱呢?

情伤男的情感历程

梅佳和林翰是大学同学,大二的元旦篝火晚会上,内敛的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向林翰表白,政教系的冉晓宁婷婷走过来,直截了当对林翰说:“帅哥,咱俩好吧。”林翰欢呼雀跃。其实林翰对冉晓宁爱慕许久,只是冉晓宁身边追逐者众多,他才一直没敢说出来。篝火特别旺,梅佳的脸被火焰灼得滚烫。她觉得自己很颓,悄悄退了场。

林翰说:“你是我最铁的朋友。”就这样,爱情不成,退而求其次吧,她心甘情愿充当了林翰的红颜知己。林翰会毫无保留地请她分享他和冉晓宁的爱情,每次有问题,她义无反顾当顾问。

林翰和冉晓宁恋爱四年结婚两年,冉晓宁跟老外跑路,林翰惨遭离弃时,梅佳尚在剩女的队伍里,不肯将自己打发出去。那天,林翰找到她时,她看到了他一脸的落魄和忧伤。他拉住梅佳控诉前妻:“我在外面忙得半死,回家就洗衣做饭,那个金发碧眼的老头有什么好?”其实梅佳知道,林翰嘴里的老头顶多也就四十。

她安慰他,陪他喝酒,打扫他的狗窝,给他做饭,不管不顾一头扎进备胎的海洋。

林翰终于感动,涕泪交加地抱住她:“还是你对我好。”只一句,她心满意足。所以,当林翰向她求婚时,她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可是婚后,梅佳清楚地感觉到,林翰对自己是感激多过爱,他甚至并不爱她,他只是受了伤,需要一个女人抚慰他的伤口,让他不再疼痛。他爱的还是冉晓宁,从他看照片时那满眼的深情就知道。

炮灰女的自救

林翰向她道歉,主动交出相册。梅佳懒得理他,云淡风轻地整理行李箱:“刚刚接到公司紧急任务,我被派到广州参加一个商务会议,四天。”会议提前一天结束。梅佳没像往常一样电话林翰让他接机,准备打车回家。走出候机大厅,远远看到林翰挺拔的身影,心里纳闷,他怎么知道我提前回家?

满腹狐疑走过去,却像见了鬼一样,梅佳差点失声喊出来。那个长卷发,戴墨镜的女人不是冉晓宁么?她款款走向林翰,一头扑进他的怀抱。那个场景,谁看了都以为是一对饱尝离别之苦的夫妻。梅佳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她捂住疼痛的胸口,眼睁睁看着冉晓宁将性感的小腿迈进林翰的车子,车子扬长而去,良久,才回过神来。

她纠结了,回?不回?十分钟后,梅佳决定用失踪来报复林翰对自己的漠视,对前妻的热烈。自从嫁给林翰,她和闺蜜的交往也骤然减少。这次刚好是个机会,坐上去平遥的长途汽车时,梅佳觉得无比痛快。闺蜜小米在电话里听到梅佳马上到平遥的消息高兴坏了。平遥是一座安静古朴的城市,和小米并肩走在泛着青光的石板街上,梅佳掏出手机,狠狠摁了关机键。小米还是看出梅佳的心事,逼问,梅佳终于招了。小米指着她鼻子骂:“你个傻女人!我说怎么舍得把老公独自扔在家里。”

梅佳被戳到了心窝子,哭诉自己这一年的婚姻生活:林翰从不肯对她付出一点好,她的生日他忘了,平时出去吃饭,他不记得她喜欢哪道菜。他心安理得享受她的好,依赖她给他的生活,接受她的安慰,他从未说过爱她。小米叹了口气:“男人感情受了伤,就像小狗被人夺去肉骨头,你再给他多少爱都难以弥补他内心所受的屈辱。”

“你就是太泛滥自己的母性了,你充其量就是他孤单时的陪伴者。而冉晓宁呢,她背叛他,伤害他,可是在他心里,冉晓宁永远是正位。”

“他点燃你,却不给你爱,等你燃尽成一堆炮灰。”小米一针见血。

炮灰?对!她就是情伤男林翰的炮灰。疯玩了三天后,梅佳打开手机,上百条短信蜂拥着挤进来,全是林翰的,每一句都充满了担心:“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你要急死我?”“我要报警了!”梅佳淡定地回信息:“我在平遥被绑架了。”

春天不远了

三个小时后,梅佳被交警队的电话惊得魂飞魄散。原来,林翰看见信息后,急三火四连夜开车赶往平遥,在高速出口处一百米,车子撞到了护栏上。幸亏人无大碍,只是车子要被拖到汽修厂大修。看见梅佳安然无恙,林翰一颗心才放下来:“我给你们公司打电话,说会议早结束了,你真是要急死我。”他死死扣住她的双臂,仿佛失而复得。小米扑哧一笑:“你老婆是被我绑架了。你要不爱她,我就带她走。”林翰白了小米一眼,转头对梅佳说:“你怎么了?”林翰和冉晓宁的那个拥抱像一根刺一样,扎得梅佳心脏刺痛,说话也酸了吧唧:“冉晓宁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回来。”林翰结结巴巴解释半天,梅佳听明白了。原来,冉晓宁跟外国老头离婚了,以为林翰还单着,就想回来啃回头草,林翰那天去接机,完全出于道义。他一把抱住梅佳:“我以前是爱过她,可现在你才是我老婆,我要和你过日子,过完这辈子。”梅佳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谁也不知道,在平遥的这几天,她是多么想念林翰,她很怕失去他,很怕自己在他心里什么也不是。可现在,她从林翰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个信息:他是在乎她的,很在乎。梅佳坚信,婚姻就是一场接一场的绝处逢生,要想让它在一辈子的磕磕碰碰中历久弥新,一定要用宽容去接纳,用信任去和解,去爱去栽培。前任的阴影是什么?浮云!终究会散去。林翰把梅佳的手攥在手心里。她觉得很暖,很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