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一场迟来的婚礼-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今世未央)

1

小夏最喜欢参加朋友们的婚礼了,不管是中式的,西式的,每次到新郎新娘回忆一路走来的环节,她都会感动得红了眼眶。

她也曾无数次地憧憬过自己的婚礼现场:穿着美美的婚纱,站在爱人的身边,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发誓不管贫穷还是富有,都会相爱一生一世。她一直坚信,一场盛大的结婚仪式才是一段婚姻的完美开端,不管那场景有多世俗,都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可是,小夏和大潘结婚的时候,却一切从简,连婚帖都没发。他们领完证,去热带海岛玩了几天,静悄悄地,就把这件人生大事处理完了。

是因为,大潘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个人。大潘算是一个还“过得去”的人,经济条件过得去,长相过得去,性格也过得去。他们没有过赌气误会时的肝肠寸断,没有过爱到浓时的铭心刻骨,从相识到谈婚论嫁,是水到渠成,是瓜熟蒂落,是一对适婚男女做出的最理智的选择。

其实,她和大潘之前是商量过要举行婚礼仪式的,连酒店和婚庆公司都预约好了。可是,随着结婚日期的临近,她突然害怕起来。她很怕站在梦幻的灯光下,看着大潘穿着笔挺的西装,微笑着向她走来,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笑得出来。

她更怕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那句“我愿意”,把原本神圣的承诺说得如此随意,仿佛身边是谁都可以给出这个答案,未免太过讽刺。

于是,小夏临时变卦了,她取消了婚礼,虽然损失了一大笔订金。所幸大潘没有生气,他也没追问她为什么。小夏不止一次地想过,大潘能如此容忍她的反复无常,恐怕也是因为对她没有太大的期待吧。因为从他的眼神儿里,她也从没有看到过激情燃烧的样子。

2

没想到,这场双方都没有期待的婚姻,竟没有想象中的不堪。

他们都没感觉到身份变化带来的压力。大潘还能和以前一样,周末和朋友喝酒打牌到深夜,根本不会接到小夏的“夺命连环CALL”。即使他在家收到异性的不明电话或信息,也从来不用担心她会福尔摩斯上身,盘问个不停。

结婚前小夏从没下过厨房,现在开始学着买菜做饭,不是作为人妻的责任感使然,只是吃腻了外卖,而且在做菜时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黑暗料理,大潘都是个称职的捧场王,连说好吃,并全部吃光。

因为不是那种需要腻腻歪歪的亲热小两口,他们都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大潘的业绩量不减,依然是全公司的十大金牌;小夏也毫无负担地在周末出差,跟进项目。

他们犹如一对配合默契的合作伙伴,因为相处时不用有太多顾忌,小夏反而感觉到比在父母身边更自由,她享受着二十几年来最轻松的日子。她很喜欢这种有距离感的婚姻关系,即使以后他们真的走不下去了,两个人的分手姿态也不至于太难看。

那次,小夏跟同事小唯一起去外地见客户。对方是个油腻的大叔,欺负她们两个姑娘,说着暧昧的话,甚至向她们伸出咸猪手。小夏再三暗示他无效后,大力甩开他,喝斥了一顿,拉着小唯就走了。

从酒店出来,被凉风一吹,小夏发热的头脑逐渐清醒过来。这下完了,丢了客户,回去该怎么和领导交代?小唯却在惊呼,“夏姐,你刚才太酷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你!”

“你是说我原来挺怂的?”小唯一惊一乍的态度让小夏觉得有点好笑。

小唯居然老实地回答:“你原来真不这样,自从结婚后,你才有了霸气范儿。咱组的人都觉得,你是被潘哥宠的。”

宠?这回小夏真的笑了,局外人哪里知道自己婚姻的真实样子啊。

不过,小夏仔细想来,如果以前的自己碰到这种情况,似乎真的不会这么处理。从小,她就是个有点胆怯的姑娘。小时候,家里时常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强势的爸爸,敏感的妈妈,动不动就吵得天翻地覆。当时的她,无论是长相还是成绩都毫无优势,却早早学会了察言观色,战战兢兢地讨着周围人的欢心,以求得环境的稳定和谐。

长大后,她勤勤恳恳地工作,性格温婉柔顺,不敢得罪领导,更不敢得罪客户,擅长照顾同事们和朋友们的情绪,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感受。那么,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敢于面对自己的情绪了?真的是因为结婚吗?

小夏一直以为,在她的婚姻里,双方都没有期待,所以才会很宽容。却原来,她已经不知不觉地,被他“宠”成一个安心做自己的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