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贫穷时期的爱情-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风茕子)

李双琴45岁,男人有肾病,每个星期要透析两次。

家里穷,没办法,李双琴到火车站去给人擦皮鞋。小城的火车站鱼龙混杂,是城市无法愈合的脓疮。她干着干着心就变了,她开始学别的妇人那样,强擦。即冲上去强行在人皮鞋上抹两下,要钱。别人急着赶火车懒得跟她缠,一般她都能要到,要不到顶多被推被吼,也掉不了一块肉。

用这种赖皮的方式她一个月比以前挣不少钱。

有一天看到火车站门口有小偷,小偷拿着镊子从一个珠光宝器的女人包里钳出首饰盒,李双琴不敢声张。过一会儿小偷过来,坐到李双琴旁边打开首饰盒,里面是一根金项链,还有发票,8000块。李双琴出于好奇伸头去看,小偷问:“便宜卖给你吧?”

“买不起。”

“一千卖给你!”

李双琴觉得捡了大便宜,赶紧去取钱,把项链买了。

晚上去当铺当项链,当铺的人说:“假的。”

李双琴欲哭无泪。原来那个珠光宝气的女人也是和小偷一伙的。怎么能被这么拙劣的把戏骗了呢,几天的血汗钱都没了。

火车站的黑车司机、擦皮鞋的妇人、流氓小偷,都由一个总头目管辖。头目叫刀疤脸,李双琴去跟他告状。两人以前不熟,但刀疤脸听了她家里的事儿,挺同情她,很快就把下套的小偷找来了,叫他把钱退给她。

“我们都在这个地盘儿上混,不要自己人坑自己人。”刀疤脸说。小偷连连点头。事情解决了,李双琴对刀疤脸多了一分好感。

后来聊天,刀疤脸问李双琴:“我们有个新项目你参加不?比这个挣钱。”

他说的是“钓鱼执法”。

由李双琴去引诱男人嫖娼,价格极低,上手后刀疤脸的手下装成警察去抓卖淫嫖娼,搜刮的钱,五五开。

李双琴犹豫了一下,决定试试。

人变坏都是一步一步的。

第一个上钩的男人是个老汉,李双琴把他带到小旅店,非常顺利,两人脱完衣服,她用快捷键拨刀疤脸的手机,只响一声就挂。穿着假警服的一群人冲进来,敲诈一万块钱,四散。

李双琴分得五千,有点内疚。但想想,男人嫖娼就不是好东西,活该。

做了两个月,李双琴居然存下几万块钱,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她男人看病的钱能按时续上了,男人问她在外面干什么。她说:“反正我敢发誓没干对不起你的事。”

她越干越心安理得。

她男人却心里发慌。男人姓刘,个子不高。以前在外面打工别人背地叫他刘矮子,慢慢熟人当面也叫,不熟的人就跟着也当面叫。他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是自卑的。后来娶了漂亮媳妇,看得珍宝一般,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又怕化了,什么重活都不让她沾。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现在他病成这样,李双琴依然不离不弃,他是感激的,但如果李双琴靠在外面做脏事换他的命,那不行。

一天晚上李双琴照例在火车站的人群里喊:住店吗住店吗?有女人询问,不理,有男人表现出兴趣,她立刻压低声音:“有玩的哦。”

喊了半天没有人进套儿。她一双眼睛在人群里找,只要谁多看她一眼,她就去缠。

果然有个男人在看她,不但看她,还朝她走来。

“住店吗?有玩的哦。”

“多少钱?”

“一百,咱不坑人。

“都有啥项目?”

“要啥项目有啥项目。房费你出。

男人答应了。旁边快捷酒店多得很,男人找了一家,带她进去。

李双琴急吼吼地怂恿男人脱衣服,男人说:“不急,我一身臭汗,要洗澡。”

李双琴说:“那我跟你一起洗。”

“这个......我还不太习惯。”

“哎哟,咋跟小伙子似的?”

男人点了支烟,先躺床上:“我休息一会儿,再洗澡,然后再睡觉。”

李双琴有点火:“你别耽误我时间了。”

“我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