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妈妈从未抛弃我-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梅忘忘)

等我成为母亲后,才知道父母为错过我生命最开始的那三年,已经懊悔了三十年。

弟弟不喜欢我

孙梅梅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她不到半岁就被送到外婆家,因为妈妈怀上了弟弟。

她不觉得没有父母的童年会和别人有什么区别。一样的天真无邪、快乐无忧。只是疯玩到忘乎所以时,别的孩子都是妈妈年轻的声音在呼唤:“宝贝,回家吃饭了。”而她,是外婆苍老的声音:“梅梅!梅梅!你在哪呢?”

爸妈是每月一号准时到达的那张汇款单。外婆一次不落地递到外孙女面前:“看,你妈又寄钱来了,这么多,生怕委屈了你。”好像看到了单子就能感受到父母的存在。孙梅梅还小,不明白一张汇款单有什么好看,只在心里奇怪:怎么会委屈呢?外婆那么爱我,别人有的,我全有;别人没

有的,我也有。每天晚上外婆握着我的胖脚丫给我洗脚,外婆温暖柔软的怀抱是最好的床。有什么可委屈的?

不过也有不开心的时候。

每年春节和夏天,总有一对男女风尘仆仆来看她。外婆说:梅梅乖,爸爸妈妈来看你了。孙梅梅三岁时,他们的背上多了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外婆说:这是你弟弟。

她对“爸爸妈妈”没有感觉,他们要抱,她就躲在外婆身后,他们想摸她的脸,她就把头埋进外婆怀里。孙梅梅还敏感地觉察出弟弟不喜欢自己,每次“爸爸妈妈”一伸手,他就哭:“抱我!抱我!不许抱姐姐。”

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她有些烦,小男孩一哭,大人们就都去哄他,没人注意到孙梅梅悄悄溜出去。

没心没肺玩到天黑,外婆叫也不应,一直捱到所有的孩子都走了才无可奈何地蹭回家。家里那个男孩还是虎视眈眈盯着孙梅梅,她在心里不屑:“谁稀罕!我有外婆就够了。”

但心里,总有点酸酸的味道挥之不去。

外婆没了,家没了

一岁时孙梅梅不亲外婆以外的人,七岁了也一样。

妈妈来接孙梅梅回去上学,她不肯。妈妈求,外婆也劝:“跟你妈回省城吧,那条件好。我家梅梅这么漂亮,应该学学跳舞唱歌什么的,在外婆这里什么都学不着,可惜了这招人喜爱的小模样。”

孙梅梅坐在那里,不说话,只是倔强地沉默。外婆这里明明有学校,为什么非要回去?

一家人拗不过,只好随了她的意。

小镇的学校淳朴,闲言碎语也多。有几个孩子总在孙梅梅身后说一些奇怪的话,她们轻蔑地笑:“她是不是没妈呀,从来没见过。”有个女同学说:“不是,我妈说,她爸妈不喜欢她,梅梅就是没没的意思,恨不得没有她。只带儿子,把她扔给外婆,一年见不了一回,根本不想要她。”

孙梅梅因为留在这里上学而高兴的心就那么灰下来。仿佛一瞬间窥到事情的真相,有痛快,更有痛苦:原来是这样,从小就不想要我,现在还有一个视我为对头的宝贝儿子,那个家,我永远也不想回。

小姑娘发的誓算不了数。

初二时,外婆突发脑溢血。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倒在了病床上,成了眼睛半开半闭、只会喘气的重症病人。

望着外婆散乱的白发和布满老年斑的手,孙梅梅的心生疼生疼。她一夜之间长大,端屎倒尿地伺候,比大人还细心。只要外婆能好起来,哪怕真如医生说的好了也得瘫在床上她也愿意。

外婆没挺过去,孙梅梅最亲的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