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吵架夫妻-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秩名)

李长青与叶小红是大学同学,他们已携手走过十二载,并有一个八岁的乖儿子,读小学二年级,是三好学生。他们在同一个公司工作,两人相爱互助,携手共进,人们都羡慕他们家庭幸福美满,可就不知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通过对他们走得最近的人打听,方知他们家庭的幸福美满,并不是人们想像的男女之间,天天相敬如宾-----

春末夏初,公司举办一次徒步郊游活动,当天气候很好,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李长青与叶小红的心情也不错,一路说说笑笑,显得那么兴高采烈。走着走着,却突然晴转阴,天上出现了大片乌云,叶小红问李长青提包里带雨伞没有?他说“出门时天气那么好,我怎么会带雨伞!”叶小红说“''晴带雨伞,饱备饥粮'',这是基本常识,你为什么不带?”两口子为这点儿小事,都认为自己有理,争得面红耳赤。心情容易激动的叶小红一气之下,大声喊:“走开,我不想再看到你!”

自知不该顶撞的李长青,顿时脸涨红了,咬着嘴唇不再说话,直到叶小红又吼:“你不走?我走好了!”他的脸更红了,一言不发,像一阵风似的,快步从叶小红身边走开,很快就没有了踪影。

“你莫老是把当会计的职业习惯带到我们之间。”叶小红不知他已经走开,口里还在抱怨:“凡事必要说出一二三,再这样气我,就跟你分手!”说完,叶小红独自行走,不知不觉走出了好远,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河面有一座看起来十分简陋的吊桥,她试探着往前站了站,吊桥晃荡起来,她有点害怕地缩回来。正在她不知所措时,李长青却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他一言不发,一双大手却紧紧抓着她,稳稳当当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路程,她的手牢牢夸着李长青的胳膊,早就没有了刚才吵架时的剑拔弩张,而是一脸甜蜜,他们十指相扣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暖暖的。一个同事笑着问李长青:“你不是早就走了吗?”他腼腆地一笑:“她一向胆子小,又恐高。我本来已经走远了,遇到这座吊桥,想想不放心,干脆等在这里了。”

同事说,你跟叶小红吵了架,还担心她恐高,怕她摔跤,一边生着气,一边仍然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你这样的人,叶小红会舍得跟你分手吗?

叶小红说:“我有什么舍不得,他走了我又没有去追,是他脸厚自己又回来了!”

“我要不脸厚,你掉到了河里,我就成了光棍。”李长青幽默风趣地说:“没有了你,这辈子我怎么想得完,怎么活得下去!------”

有一次叶小红回家向李长青发脾气,说隔壁王家媳妇在背地里说她坏话,居然嫌她胖,穿衣服没品位,连饭都做不好。她准备要去找王媳妇理论一番。李长青说,“嘴巴长在别人头上,他要怎么说,我们也无法。”

“那照你这么说就算了!”叶小红很不满,似乎又要吵架了。李长青把话锋一转:“我就喜欢胖胖的你,你穿衣服没品位,我就努力挣钱多给你买衣服,你饭做不好我可以做好,何必同那样的人计较。”叶小红听了就变得有自信了,别人对她嚼舌根,她也不太生气了。

还有一次,叶小红得了重病,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而且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那时候李长青不仅每天要上班,还要日夜照顾她。她因为生病,心情烦恼,往往无理取闹,经常发无名火,一言不合就吵,说要跟他离婚,还诋毁他想要甩了她这个拖油瓶。李长青虽然感到心力交瘁,也不跟她吵,不跟她闹,反而是越发地对她好,凡事让着她,还对她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不可能不管你,你永远是我的好妻子。”本来满身怨气的叶小红,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心想有个这么好的老公,难道还不值吗?那次病好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慢慢地变得温和起来。

叶小红的妈快要过生日了,她决定回去给她妈做生祝寿,准备办两桌宴席,把至亲好友都请来聚会。李长青说:“你妈的生日,照理说我这女婿也该回去,现在工作走不脱,你老家又这么远,去来至少三天时间,你回去既累又花钱,不如把办宴席的钱汇回去------”

“你的心里就是钱、钱、钱、钱,钱能代替情感吗?!”叶小红没等李长青说完,就嚷起来:“你这当女婿的不回去,也就算了,还要我这当女儿的也不回去,这道理说得过去吗?”“我们春节一起回去多住几天补起不行吗、”两个为这件事吵嘴闹翻了。

叶小红一气之下,就跑到了长途公共汽车站,要回远在几百里外的妈屋。她立马买好了长途汽车票,离上车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默默地坐在行李上面发呆。这时,李长青满头大汗地跑来,拉着她就要走。

“放手,我绝不跟你回去!”她大声喊着,用力挣扎,连头上的发卡都脱落了。

“这事情好商量,别冲动!”李长青劝道:“你既然要回去,也等我把礼物买好,明天再走嘛!”

“我妈的事情,不要你管!”她眼里噙着泪,紧紧抓着自己的行李。这时,客车来了,等待已久的人们抢着上车,叶小红也挤上了车,坐到了临窗的位置,李长青随即跟上车,站在她的身边,用好言好语苦苦相劝,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说:“不走的啰嗦什么,要亲热就补票嘛,快点下去,要开车了!”

几乎整车的人都在用不耐烦的眼光盯着李长青看,李长青涨红了脸,快速从身上往外掏东西,把口袋里所有的现金、银行卡,统统塞到她的手里:“我实在没办法了!你要走就走好了,带着这些钱,请客办宴席,心里有底气,一路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