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平底鞋的爱情-情感讲述故事


(作者:猪小浅)

1

2013年最后一晚,我一个人搭地铁去了外滩。

挤在人潮汹涌的人群里,等待新年的到来。身边大都是手牵着手的情侣,形单影只的,唯有我。

天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来凑热闹,这样的氛围里,我越发感到孤独。打车回到出租屋,已是凌晨两点,而我终究没有等来纪明宇的电话。

这是2014年的第一天,我的心情有点糟糕。我很想找纪明宇问个究竟明白,犹豫再三,电话终究没有拨出去。

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发了一条煽情的微博:我在人山人海的外滩,等一个深爱的人。

不到一分钟,突然收到一条私信:祁萌萌,是你么?我刚刚也在外滩呢。我是陈一帆。还记得不?

我愣了半天,点开对方账号,终于在铺天盖地的自拍照里,将这个人与记忆里的“钢琴王子”划上等号。

好吧,岁月果真是把杀猪刀。大学时的陈一帆,是轰动全校的才子,学校里任何一场联欢会,都有他的影子。

那时的陈一帆,长得白白净净,戴一副无框眼镜,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出尘脱俗的才气。

六年不见,自拍照里的陈一帆,没了半点艺术气息。

反正睡不着,我俩在私信里聊了两小时。天微微亮时,陈一帆发来一句话:改天有空,见个面吧。

相互留了一串数字。发完,我困意来袭,第二天也就忘了将号码存进通讯录。

这座城市太繁忙,很多所谓的“改天”,都不过是遥遥无期的客套话。

一直到其中一方决定离开了,也没能见上一面。我原以为,陈一帆也不过是随口说说。毕竟,我和他,算不上很熟。

当年的聚会上,他是室友男友的好友。见到我的第一眼,陈一帆仰着头感叹:“长这么高,能找到男朋友吗?”

我没好气地回他:“那你长这么矮,能找到女朋友吗?”

可我这句话还没说完,一个小个子姑娘就推门而入,朝陈一帆笑成了一朵花。陈一帆一脸得意地朝我笑:“喏,我女朋友,漂亮吧?”

那是2008年,我们读大四。我171,陈一帆168。

2

陈一帆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喂了半天,也没听出是他的声音,最后他不得不自报家门。

一听我没存他的号码,陈一帆有些泄气地说:“祁萌萌,你真没诚意。”

我急忙道歉,他马上给了我一个台阶:没事,我有诚意就行。

商量好见面时间和地点,陈一帆在挂掉电话前,故作神秘地说:“有家属的话,可以顺便带上。”

我简短地回了一个字,“好。”

但我知道,纪明宇绝对不会陪我一起,所以我干脆提都没跟他提。

周末,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坐在约好的餐厅里,慢悠悠地喝着一杯柠檬水,边刷微博,边等陈一帆。

陈一帆进来的时候,我的表情一定是过于夸张,以致于旁边的服务员看着我,满脸狐疑。

“你确定你是陈一帆?”在纪明宇面前,说话向来小心翼翼的我,一见到陈一帆,就变得轻松自在。

“祁萌萌,你变漂亮了呢。你男朋友呢?”

“他有事来不了。你怎么一个人?”

“单身很久了......”

一顿饭的功夫,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忆了青春年少。不知不觉,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暖意。

和陈一帆一起走出餐厅时,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着他嚷:“陈一帆,你现在和我一样高了呢。”

声音有点大,引来旁人侧目。

“和你一样高,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陈一帆瘪瘪嘴。

也是,我还特意没穿高跟鞋呢。

这是2014年,我28岁,和不算很熟的陈一帆,在上海重逢。

这一年,28岁的陈一帆,和我一样高。我们的净身高都是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