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列车长的我与漂亮的乘务员的性事实录(9)


列车长的我与漂亮的乘务员的性事实录(9)


本文性事是上一篇(8)的接着更新,欢迎先阅读上一篇:



=================================
偶笑:我是你大哥,不是你领导…帆船书会

 沧海皇上给偶沏一杯茶,自已端了一杯,坐在对面沙发上,笑说:今晚咱哥俩当个护花使者吧…

 偶笑笑:只好如此了…聊聊天吧,也不困,睡不着….

 沧海皇上笑着低声问:不上小姐那呀…

 偶笑答:你不去我也不去….

 沧海皇上:那多可惜呀,是不是大哥…

 偶:也是,过一会再看看….

 沧海皇上笑:行,听你的…

 偶忽然想起一个人,叫阴雪就是S段的,认识阴雪是因为她出差进京,她长得还可以,头发很长,个子很高,大腿很性感,

自从那次聊了以后,她又走几次,每次都很投机,所以一直很关心,但听说S段男女关系很混乱,尤其是领导和女下属关系混乱,所以想问,但害怕沧海皇上多想,想了一下,问:你和阴雪关系怎么样…

 沧海皇上:你认识她呀,还行啊,俺们从上班就认识,但前几年不太熟,见面很少说话,前年我到了行政这块她也过来了,才开始熟悉起来,有时在单位没事时就玩玩,有些了解,单位外出时一起出行,感觉合得来,你,什么意思….

 偶一听,感觉了解阴雪的时候来了,就说:是呀,就是认识…

 沧海皇上:呵,知道一些,但我说给好象不太好吧…

 偶感觉他有意不想说,立即说:没事,就当帮我忙了…

 沧海皇上顿一下,说:好吧…她比我上班早,好象是90年初那几年上班的,具体记不清了,后来提了干,管理经济…

 偶打断他:她不是大学毕业么…

 沧海皇上:不是吧,技工吧,她父母是行业内部的,考技工比较容易,这学历在俺们单位当年也算高学历了,90年代初也不错,虽当不了干部,但也能混个不干活的位置,

比大兵强多了…她也就算有个文凭吧,但听别人说,她刚来时,又黑又瘦,长得一般,只有个个子….不过,后来俺毕业到了单位,见她时,她还行,白点,但长相对俺来说没什么印象……

 偶一听笑了:你们不会对女同事都研究研究吧……

 沧海皇上:搞破鞋是国企通病,也是流行的,象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领导们总是在台上讲作风,其实台下时都想搞,吃国家花国家连女人也是国家提供,虽然有时候有代价,


但总比找小姐的代价小,费用低,绿色还环保,一般小破鞋,除了丈夫也就跟一个两个的,总比妓强,一天就几个人上过,干净环保绿色这是现代人时尚追求,还实用,关系到位,想睡就睡,关系超强,咋干都让……

 偶笑:真实,贴切,虽不在国企但也常听……

 沧海皇上:阴雪先前在外业,当时领导是武老炮,武是我们单位起来的,关系网比较重,那几年干部超员严重,提干机会比较少,武老炮把提干当成是发财的机会,只要有个提干的机会,基本上

就能卖个七八千,当时七八千不是小数目,我们单位一个主任级的干部年工资也就这个数,估计她是找了门路,很顺利就提了干,而和她一起的同学,

许多现在还是工人,这也说明她不一般,有点头脑,不是傻吃陧睡的人,但我一直感觉她没什么心计,单位同事许多人,特别是女人对都认为她心眼不全,呵呵,浪漫的女人缺少智慧,这是我的感觉…

 沧海皇上边说边笑,有点好象特别理解阴雪,NND,偶有点不是心思,就笑问:你们还能聊一些比较私下的话….

 沧海皇上笑笑说:表面上看是那么回事,其实我们单位内部争斗更激励,好位置就那么几个,为了一个位置虽然表面没争得你死我活,但内地里都下了功夫,而且,有时候就是你有钱,也干不上,

国企,铁路,电力尤其严重,就是人际关系,跟封建社会一样,搞小帮派,不是一伙的,你就是北大,清华,美国进口的名牌大学生,也提不起来,讲究的是任人唯亲,为什么会这样,一想你就明白了,一

个国有单位,领导的收入是有限的,而欲望是无限的,如何满足,那只有弄黑钱,贪污受贿容易出事,所以手下的人必须和自已是一伙的,一个绳上的蚂蚱,否则,容易被举报….许多人都说国企领导

腐败是制度原因,也对,但这个制度是用人的制度,不是法律监管不严的制度…一个单位里把着人财物的主任都是自已人,那弄起钱来,安全保险快捷,而且还不出事,哪个人如果出了事,只要不咬别人,这些圈内人都会去救…很快就能打通关节….

 偶笑道:有这么严重么….

 沧海皇上:有这么严重,我说的还只是皮毛,关键咱不是主要干部,涉及不到机密,但没吃过肥猪肉俺见过肥猪跑啊,那点黑钱手段,俺还是明白的….任人唯亲是国有企业的通病,只要是这伙人

在,你就永远杜绝不了….再说,就国企的工作,多简单哪,在管理位置上的主任级干部,包括领导干部,多简单的管理,没有什么管理含量,国有企业职工,最害怕扣钱,最害怕处分,因为我们一辈子

都在一个企业干,谁也得罪不起,管理起来特别容易,没什么技术含量,领导在单位,那就是皇上,金口玉言,说错了也没人说,主任捧领导的臭脚,职工捧主任的臭脚,水平再烂,只要你坐在领导那位置上,就能呼风唤雨,说白了,就象俺以前好说的:拴个大饼子,狗都能当国企干部!

 偶看沧海皇上有点激动,笑说:狗肯定不能当,狗看门还行….心想,沧海皇上够狠,单位干部在他眼里成了狗,估计是内部倾轧太重,或是怀才不遇,现实无情啊,看起来这么深沉的人也能被

逼成这样,比起他,偶还行,虽说名牌大学毕业,但程总待咱不簿,收入不低….想到这笑说:听着是笑谈,其实是实情,现在别说国企,就是外企咱们中国人当了什么部门经理后,也对手下人这

样,外国人是主子,但人家没摆什么大老板架子,相反当部门经理的中国人倒象皇上,这是国人的德性,你改变不了,中国人从三千年封建社会过来的,皇权思想,官僚本位还是比较重要的



,在咱们国家,不当官就不算成功的人生,这在美国人看来都是笑话,但确实是我们的现实,我去过美国、德国、日本考察学习过,感觉差距遥远,差距不是吃喝住行,是人的意识,是思想……呵呵

 沧海皇上呷一口茶,继续说:你说的对,俺们国企干部简直就是坐井观天,总以为自已是天下第一,一统江湖,目中无人不说,简直不拿手下当人,成天表现自已能力,其实有狗屁能力,

要是单位黄了,失业了,家里要是没贪着钱,没积畜,你说他能干啥,干管理,不会电脑,英语对他来说那就是天文,当站大岗的,扛不动东西,当打手自已都保护不了自已,当鸭子身体象

猪,只能干一样,躺在家等死……女的还行,实在不行就当妓,也比男的强还有生路,但关键还得有个好肉体,要不然就当妓都开不了业……哈哈……所以说,国企干部整天就想贪钱图利,为自已退休找好退路……没办法,离开单位任嘛不是……

 偶笑说:我见的也多了,也有能力强的,比如你沧海皇上这样的,还是有不少吧……

 沧海皇上笑说:谢谢,没什么能力,但感觉比起这帮猪还强点,至少能混口饭吃,当然了,也有一些精英吧,虽然都没什么好位置,但感觉还是有能力的……俺有个朋友,叫欣洪,原来

在俺们隔壁单位,交大毕业的,到单位五年,没什么发展,后来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说是冒死吧,出劳务到第三世界国家,赚了点钱,位人家智商高啊,给点币子就发财,很快弄了个研究生,博士,出国了,挣了大钱……

 偶:这就是能力,所以说不能怨天忧人么是不是……

 沧海皇上笑:有能力的还是有,关键得遇上好领导,俺有个师兄在车辆厂,大领导虽也黑,但是对师兄这样的大学生还是比较重视,上班三年,人家弄个厂长助理,前年提个副厂长……呵……

 偶:能力才是硬道理,虽说现在咱们铁路没有几个行的领导,但人家还是有能力……

 沧海皇上笑:是有能力,读书人都瞧不起的能力,什么戴绿帽子当王八的能力,什么舔腚咬臭脚能力,什么送钱送礼送姑娘的能力,什么当儿子孙子的能力,什么当狗屎奴隶甚至性奴的能力……不一而足吧……

 偶笑:这也是能力,一般人还做不了呢,没有超常的能力也当不了超常的领导,拥有这些能力,那也是非常人所及的,我是不行,兄弟你也不行,你当个一般管理人员还行,当领导没资格,没有这些能力……帆船书会

 沧海皇上:别的,别让俺拥有这些能力,有这些能力俺得跳楼,俺心眼小,尤其舔腚咬臭脚,俺心脏,一听都想吐……

 偶:这也是生活所逼呀,如果他们中了彩票五百万,他们也不会这样……

 沧海皇上:不见得,有些人天生就是奴才,骨子里都是,就中一千万,他也是奴隶,也会去舔腚咬臭脚,该破鞋还破鞋,和有钱无关……

 偶:也有,但毕竟大多数不会了,人还是有人格的……虽然现在他们人格没了,但有一天会有的……

 沧海皇上:大哥,你真是能人,看问题怎么这么准呢……俺们局里就有潜伏深的,后来当了大领导,表现和先前天地之别呀,翻身奴隶当皇上,气焰熏天,还是没有走出怪圈呀……

 偶:那是,这种人叫小人,历史上比比皆是呀……这种人特危险……但也最成功……

 沧海皇上笑:那是,要学就学这种人,感觉是东方不败……哈哈……再说领导能力,武老炮,甘老黑成天口里说什么驾驭能力了,什么无私奉献了,其实国企需要狗屁驾驭能力,职工都是为了生活,为了一口饭才来上班,他有毛病你一说,他就的瑟,还用驾驭么,只要管好自已,不让人家找到把柄,职工肯定心服口服,玩命干活,就为这几百大毛,关键是干部太黑太贪,整天想弄钱的事,

让职工知道你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所以成天整事,让你驾驭不了….还有,有的职工给领导送了钱,领导收了人家钱,还怎么驾驭人家,管不了就对了….还有部份人,天性高洁,根本看不惯领导的作派,挂羊头卖狗肉,尤其是用人上,提个干,明眼人一看就是花钱走了门路,就是领导一伙的,但领导硬装犊子,还公开说什么能力强了,有责任心了,是能力强,送钱舔屁股的能力强,是有责任心,半

夜给领导找小姐找不到把老婆送上去,责任心老强了….领导总以为别人是SB,其实谁都不是,就他自已是,是就是呗,你有点节制,

跟操破鞋似的没有节制,收了这个收那个,有时一个位置收了好几个人的,最后大伙一起死掉,把钱送给上面更大领导的干上了,这种事经常发生,

后来大伙也学奸了,他妈的,一有位置,先送钱给领导,再往上面找,弄得越来越高,发展到现在,就是当个科长也得找上面的领导了……权力集中,金钱更集中,恶性循环,俺们这些看不惯的就只能望着别人轮流上,下辈子到俺了……

 偶笑说:有的领导还是有能力的,不能一概而论吧,是不是…

 沧海皇上:那当然,但太少了,大多数位置上的基本都是废物….

 偶:听说你们单位干部找小姐挻盛行…

 沧海皇上:那是,别看没什么能力,找小姐还专往高档的身上摸,一般的还满足不了….就说俺们有个范大迷糊吧,是个科长,虽没什么能力,但能黑钱,能搞破鞋,找小姐,身上有皱纹的都不要,说人家生过孩子,NND,现在小姐,哪有几个不生过孩子,不生孩子的人家当小姐呀,早就傍大款当小八小九了,会TMD给你们这帮驴当性奴,想的到美…

 偶哈哈笑说:真他妈花花,我以前只知道国企领导烂,我刚开发客户时,请领导吃饭,送礼金,以为就行了,没想到吃饭完后,领导要小姐,找了一个,还嫌小姐不漂亮,MLGB的操的是眼,还看什么漂亮不漂亮,黑灯瞎火不一样干么,你TMD老婆漂亮是明星啊….

 沧海皇上笑说:大哥,你真行,看得比较准.有的干部,咱们看就是人才,就应该提升,但就提不起来,雄才大略的,真可惜,逼走了好几个人才,

这么大单位,几千人,人才是不少,但真正能提起来的,只有几个,大多数都是无能之辈,提官的方式千奇百怪,有才的不提,大多数都是既没有又没钱,

或者是看不惯,这些人其实挻可悲,现实无情啊,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只能怨天尤人,怪自已出身不利了,怨命运不公了….没钱没人,上天弄人哪…

 偶笑问:沧海在单位如何….

 沧海皇上苦笑:对付活吧,人生在世,关键是道义与人格,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偶笑说:呵,感觉你怀才不遇,今天一见,感觉你雄才大略,可惜落在浅水,平阳,要是上南方私企,感觉能有发展,不行就辞职吧…准行….再说,能力也重要,虽说铁路压人,但我有句话可能不当说,你得适应环境,没有适应环境的能力,也要被社会淘汰……

 沧海皇上笑道:谢谢,目前还没有这个意思,再说,咱们铁路也不全是坏处,也有好处,国企么,压力不大,钱虽少,

业务也不太多,以我能力只用三分之一就绰绰有余了,挣钱和拣钱差不多,但有的人不行,特别是领导,成天忙,还出事,主要就是能力不行,狗屁不是,还总说自已是凭能力上来的,企业要是我个人的,就这样的领导,我只能安排他去看大门,还是角门….正门影响形象,能力不


足,哈哈……你说的对,得有适应能力,你成天和一群狗、一帮猪在一起,非得把自已装成人,他们也听不懂你的语言哪,没有共同语言,不就渐渐离群了么,再说,你装犊子,非得强调自已不是狗,猪,人家一听可能认为你把他们当成狗,当成猪,当然不高兴了,大哥所言极是……

 偶哈哈大笑,说:兄弟说话总是一针见血、一剑封喉呀….

 沧海皇上笑说;事实胜于雄辩,公道自在人心!!!我的经历这是这样,我的感觉这是这样,多少人的经历是这样,多少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但可笑的是领导整天在上面,知道的少,总以为自已雄才大略,把单位治理得井井有条,总以为自已能力超群,凌架在任何人之上,这个单位,我就是老大,我就是皇上,不听我的,格杀勿论,立即法办,轻的让你天天受煎熬,重的通过什么你出事什么你有问

题了拿下你,还正大光明的让你死,有时候感觉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有时候感觉就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没说理的地….有的领导对下属完全是命令,好象你是他家仆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高高在上,一统江湖,什么武老炮和现在的甘老黑都是,这玩意还跟马粪包似的,

一茬茬遗传,换了领导还这样,都这揍性…有人就是贱,就愿当奴隶,成天跟领导溜须拍马,就差把姑娘送领导了….感慨呀感慨,单位工作十余秋,悔恨当年误入投,溜须拍马没学会,小官没赶叽巴头!

 偶哈哈大笑:有意思,听君一席言,胜似十年书,读,读十年书….沧海皇上名不虚名,绝非浪得虚名,大哥斗胆猜一下你网名真意,沧海者,心怀四方,志在天下,心胸不比凡人,皇上者,乃一国之最高统治者,你肯定不是想当皇上,无非说自已精神领袖,思想精英!!!好名字,好名字,我咋就没想到呢!!!

 沧海皇上呷一口茶,笑说:大哥奉承,小弟实不敢当,但俯看众生,俺觉得有此意,知我者大哥呀,知音者,妍娇也……

 接着又说:也有人不惯着领导,我们这有一个刘老大,黑社会势力比较大,领导不敢小瞧,还有,就是有的学校毕业来的,也有不问的,说什么你以为你是谁,老子不干了,你就啥也不是,用刘老大的话说,花钱雇个流浪少年,整死你….不过这好象违法,俺不会干,领导象苍蝇,只能活一个夏天,俺在单位那要几十年…

 偶笑说:你挻乐观,认识深刻呀…我也有类似经历,只不过感觉不值当,复旦毕业后,我以为扫平天下,指日可待,没想到也是如此,还好,有你,我就平衡了……哈

 31

 沧海皇上笑答:没办法,都是现实逼迫的.就说俺吧,俺是科班毕业,从铁路大学毕业的,分到这那是国家的恩德,不欠谁,

但俺毕业来到单位,领导就认为俺欠了他,该提干不提干,点也背,遇到一批小人,就是提不起来,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力,屎都累出来了,弄了一个干部身份,还得逢年过节送礼,在俺们单位,也不是俺们单位,现在zF,国企都这样,都得给各级领导送礼,这是中国特色


,九州一统的做法,没办法,人家送你也得送,否则你管点事就管不了,该有的好处就得不到,还时时找机会弄掉你,后来俺总结了,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就是领导的位置上坐条狗,俺照样三跪九叩,送礼送钱,关键是那位置…象下属分厂的还行,厂头拿自已三分地里的收入送,苦是的俺们一些垫底的管小事的,没有自已管的人管的事当然也没管的小金库,只能从自已腰包里掏了……但不是

什么武老炮,武大郎,甘老黑的….人家领导也明白,知道你的意思,所以收起钱来,也是不眨眼的,收钱不见影,

收了也跟你玩阴的,照样是皇上,他认为是理所当然,天上下雨地下流,领导收钱不犯愁,也有进去的,有个管人的,叫凡大黑,属藏骜的,收钱就象藏骜吃小鸡不吐骨头,收钱还不办事,钱多才办事,后来被法办了….俺一开始只送东西,币子毕竟挣的少,送百八的,不入领导法眼,送千

八的,就别活了,得喝三个月西北风,买东西看着多呀,往领导家送,那个累,送到了,领导老婆一看东西,就不爱理,连门都进不了,但咱心安了,至少领导不会找麻烦了,放心了,后来到了武老炮当大领导,送东西就不好使了,武老炮在单位说了算,手下都是他的人,有几个不是的,都差点一一换掉了,有的实在动不了,就架空,都是心腹,人家弄钱容易,票子花花的进,俺有几次去银行取工资,看

到他老婆在存钱,都是用塑料袋装得满满的,为了这事,俺害怕了好长时间,害怕发现秘密被武老炮知道灭口,好在他没什么动作,估计他老婆只知道存钱了,没注意到俺….武老炮统治单位几年,敛财无数,后来到了省城,买房购地,孩子结婚,一下子就花了40多万买房,在当时,40万那可是天文数字,相当于现在400万….现在工资高了,普通职工也能开1000多了,当时只能开500多….帆船书会

 偶笑说:我现在能开2000多,估计比当时武老炮开的还多…

 沧海皇上笑说:表面上看是多,但你实际收入与武老炮比,差之千里,当时他一年黑色收入估计在50万以上….说送礼送钱,俺就犯难了

,当时收入只有500多,送钱如果送三百二百对咱来说是极限,但对武老炮来说,只是零钱,JB头点钱,人家根本瞧不起,这个犯难哪,俺是城乡结合部来的,考上大学已耗尽家里财力,

老爸老妈还指着俺照顾他们呢,哪有钱给俺送礼呀,没办法,俺硬着头皮送300,送的时候还骂呢,就当烧纸了,领导家死人了,没办法呀…到了98年,单位越演越烈,主要是武老炮是单位土生土长的,

手下人因为分脏不均,发生内哄,武老炮被手下人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污辱,按理,手下人只是一个小股级干部,没有苍蝇JB头大,武老炮是一把手,撸他就象捻死的苍蝇,但问题出现了,

由于走狗长期为武老炮服务,掌握了他的大部分机密事,造成了尾大不掉,武老炮受到了挑战,这是俺们单位的通病,后来甘老黑来了也这样,原因都是一样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走狗一个德性….

 偶大笑,说:兄弟精僻呀….

 沧海皇上说:后来武老炮就受不了,找个机会调省城了,那个时间好办事,只要肯花钱,什么事都容易.阴雪就是武老炮时候成了干部,也花了钱,也送了礼,但结果还是不错的


,如果不花钱,不搞一些低级的东西,现在她只能给干部做饭,也只能给领导做饭了,任你天大的本事,只能做做饭,命运给了转机,抓住了,就成了人…说这话时,沧海皇上眼望窗外,若有所思….

 偶说:人生苦短,行乐及时,哪有那么多烦恼,挣夺那么多干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前人苦虑实不该….关键,有的人还犯了事,钱没了不说,命也搭上了….

 沧海皇上笑说:大哥实是高雅,俺是个俗人,经常想不开,不过现在想开了,不争了不生气了,世界是快乐的,老天是有眼的,老天一时被领导捂黑了眼,领导也会得报应,老天会惩罚他….哈

 偶笑想,真是S段逼疯人哪,这么有才情有能力的人也能逼成这样….

 沧海皇上继续说:走了武老炮,来了甘老黑,俺以为以俺的能力,比在位的一些JB不是的总强百倍呀,应该上了,老天爷也应该答应了,哪想,

老黑和老炮两个JB熬汤一个JB味,非但比老炮硬还比老炮黑,比老炮狠,要不下面能有人起个外号叫老黑么,老黑也是附近土生土长的,跑不出这个圈,钱照收,但提官,那还得等,老黑胃口大,千八的就是象没收一样,根本不办事,俺几次都有机会提,

老黑也暗示行,但俺没钱呀,跟老爸老妈一说,他们到是支持,很快筹到一万,但俺拿着钱到老黑办公室门口时,就想,这是爹妈辛苦血汗钱,就TMD送老黑了

,可惜了,什么年月收回来,还是问号,就退了,没送,果然第二天一宣布,换了别人,还表现得特别正大光明,说什么人家如何如何有能力,如何如何有水平,TMD,用俺的眼光看,那个人基本上就是个JB,

只知道干老黑,老黑自然快乐,收了人家钱么….这样的机会有三次,都流产了,关键问题在钱上,有和俺关系不错的女人埋汰俺,说什么俺爱钱不舍钱没钱,俺确实没什么大钱,有个女的,她丈夫花

钱买了个小官,好几万,还跟我吹呢,说我老公能力强,花点钱就当上官,日她妈的,还能力强,那个狗屎俺不知道啊,还花点钱,好几万

,够买一百多平的楼了,要是俺花这些钱攻关,NND,估计早上大机关了,她还有脸说,弄个JB头大的小官,能力是强,估计戴绿帽的能力强,把老婆送给人家随便干,什么官都能当上,比照他的水平和花的钱之间的比例关系,俺能当省委书记,最次也能干个L城市

长吧…

 偶见沧海皇上没提具体人,偶立即猜这个女的是他的什么…没好意思问,估计他是害怕产生不良后果,铁路就是这样,万一话要是传过去,他处境就难了,他是害怕偶传哪,偶立即说:兄弟,别害怕,我是局外人,没利益关系…

 沧海皇上立即笑说:没防你的意思,说了不好,怕影响你以后对领导的印象…哈….你说的对,局外人,我敢说,局内人,

不敢说,在俺们那个单位,用俺的话来说:单位就是战场,同事就是敌人,为什么呢,因为同事之间是竞争关系,利益只有那点,你不占他就占,女人只有一个,

你不操别人就操….比喻不对…说完,他往卧室方向看了看,估计是怕妍娇醒来听到….真的,竞争让人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利益,一句话说的对: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偶示意没事.他接着说:老黑来了后,阴雪还时来运转了,从辅业转到正业,…

 偶关心地问:她有关系呀….还是????没好意思说是不是她跟了老黑….

 沧海皇上笑说:有个JB关系,要说关系,远得比火星还远,不说了么,老黑土生土长,单位的人都能和他扯上关系,实在没关系,就是和他们家狗交配一下,还成狗连桥了呢…不就也有关系了….哈

 偶哈哈大笑,笑到肚子有点疼:兄弟,你真幽默,你太有才了,大领导没用你,老天都不会原谅的,下辈子生儿子准没屁眼,老婆被日本大兵轮奸,生个孩子叫本拉登,炸了他后老爸,美国的大楼,日本人是美国人的儿子么,哈哈…

 沧海皇上笑说:大哥,你真奇才,比喻到位,比俺有能力多了,在你面前,俺只能算是文盲了….要说关系,那是扯淡,关键有了关系好送钱,老黑爱钱,但

得安全,不是狗屎驴粪送钱他都收,还得有点关系,要不然这收钱那就犯了,有的下属违法乱纪弄来的钱,如果不知也收了,就可能出事….阴雪每年什么事不办就扔钱三千五千的,老黑爱钱,还有

点苍蝇JB大点的关系,所以就给办了….大哥,你可千万别传出去….

 偶笑:放心吧,不会的,听你一席话,胜读百年书,好…接着说…….

 沧海皇上笑,喝一口茶:她找了老黑几次,扔了几千,老黑就给调过来,研究调动,表面上看是领导班子一起研究,其实只有老黑一个人说了算,国企就是这样,领导班子只是一个人的,其他都是摆设,但不开会对上面说不过去,只走个形式,其它小领导不同意,但也不敢表态呀,怕得罪老黑,没好饭吃,给小鞋穿,裤衩改奶罩,位置很重要,挪一个位置,

收入咣咣下降,没办法,都这样,老炮是,老黑也是,换JB一万个都这样,这就妓女得花痴没治了只能挨干了….这还开会哪,有的老大,连开会都不开,喝多了想办什么事,

就说老子就这样说,就这样办了,好象自已是皇上,其实下面人也不服,但没办法,没触犯自已利益,就装看不到,但话说回来,要是真触犯自已利益,也不会善罢甘修,系统里发生多起杀领导的案子,


就是一个例子,不让人活了,人家也不让你活,就象我说的,封建社会为什么农民起义那么多,现在为什么没有了,很简单,封建压迫下人活不了,

只有死路一条,饿死也是死,杀官夺权也是死,但后一种还有当刘邦,当朱元璋的希望,不傻都后面出路,有点比喻不对,但事实是把人逼到一定位置上,也可能出现险情,至少他雇个人把你弄残了,也不值当,所以大领导都会,一看差不多就收场,然后装成菩萨,给你灌迷魂汤,说什么领导不容易了,要理解领导了,其实就是给你放气,害怕你走极端….搞平衡….哈

 偶大笑,问:那她就这样过来了…

 沧海皇上笑:你不是有意思吧,对她这么关心,要是有意思,俺拉个皮条,只要你条件够就行,俺们单位,不光是俺们单位,其它类似俺们单位的也这情况,破鞋多,想上就上,也容易满足,花个三千两千,能玩上个一年半载的….

 偶一听,有点不是心思,NND,把阴雪想成这样了….她是这样的人,不象,但上哪看去,婷婷表面看,凛然不可侵,和偶上床时还不是那个德性,就差让偶吃了….所以,不能从表面上看人,偶想,女人表面都正经,到了床上那才知道是不是真正经……偶大笑:他NND,她有没有你上哪知道……说这事,正经,那得经实验,再说了,什么叫正经啊,

不跟多个男人上床就叫正经啊,不乱搞就叫正经啊,长得象猪八戒二姨的,你想不正经还没男人跟你搞呢,正经那得有资本,凭什么漂亮女人一辈子就被一个男人霸占了,得资源共享是不是,得为和谐社会做贡献,不让共享,惦记的男人多了,容易出强奸案……帆船书会

 沧海笑问:大哥,想什么哪,行不行…

 偶笑:没那个意思,如果她是个破鞋,我还怕得病呢,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原来如此呀….L城就是好,房子不如北京的茅坑值钱,养个女人还不如在北京养条京叭费钱,

真好…这事太常见了,现在搞女人和上便所拉泼屎、尿次尿没什么太大区别,方便啊,要不自从90年代后期,中国强奸案直线下降呢,和搞破鞋容易有关,和女人裤带松驰有关哪……

 沧海皇上一听大笑,说:大哥,一看你就是大场面上经历过的,看什么事就是一针见血,一看你就是智商高的人,对什么事一看就明了……俺不行,一是文化低,费劲八力弄个大本,还是后读的,和没有一样,二是看问题只看皮毛,俺说的也是皮毛,其实领导比起俺说的,那要黑多了,比800年的乌龟壳黑多了,也阴险多了,其中弄钱贪污的道道那是多如牛毛,俺只知皮毛……

 偶笑说:皇上别枉自菲簿,我感觉你还是有能力、有头脑、有水平的,比起咱们绝大多数铁路干部,还是出类拨萃的……

 沧海皇上:过奖……再就说,咱们这小地方,小城就有房子便宜这样点优势,这再没了,老百姓还不得上吊啊…,阴雪还行,家里有点小钱,她也深知此道,她老公原来是用电部门的一个小工

人,好象上一代在电行业,也象她一样,弄个技工什么的,入了行,但这家伙爱好当官,费了好大劲,估计累出屎转了个小干部,他们结婚后,她发挥长项,弄了几万,估计包括她自已弄的钱和她老公弄的钱,买了个小官,副科级,比苍蝇JB头大点….


 偶想,沧海皇上对她知道的不少啊,没有关系,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问:她老公你认识么…

 沧海皇上笑说:当然认识,吃饭时碰到的,人还行,就是小心眼,看我们吃饭,阴雪回家后,他一顿说,她一听受不了,两人干起来,第二天上班时,俺还看到她脸肿一块,问她她说碰的,俺一想就是打的,哪能碰到那….

 偶问:她老公还搞家庭暴力…

 沧海皇上:你以为他是什么高级人呀,说明了,也是庸俗不过的一个人,但这家伙经常搞家庭暴力,就是她弄不过,所以吃亏时候多,但阴雪报复心强,经常趁他不注意弄他个花脸….

 偶一听,感觉沧海皇上对阴雪老公还挻有意见,难道她和他????就问:她说的…

 沧海皇上:有时候说话走了嘴,漏了…

 偶心一动,报复心强,那就和别的男人做呀,那报复的多厉害,偶当时只是一闪的念头,没想到后来成了真…

 沧海皇上继续说:她老公当上小领导就上外地了,现在还在外地上班,一般很少回来,听她说一个月就回来三次吧,她结婚第三年生了崽,现在两岁了吧…姑娘…再说我们单位,老黑来了后,偶那2次没提了,生了气,过年过节的就不送钱了,这下老黑更不搭理俺了,但老黑人老奸马老猾,当俺面还是兄弟兄弟叫着,就是不提,

眼看狗屁不是的一个个起来,俺心理不平衡,经常发牢骚,传到了老黑那,老黑有一次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哪,俺哪敢说不满,立刻说,老大,你就是当今圣上,你光辉照耀万方,没有你,咱单位人都得喝西北风,没有你,我们就没有今天这样好的生活…老黑笑了,说你也能拍领导马屁,就是拍不明白,什么皇上,

意思说我独断专行呗,讽刺我呀,真有水平,俺一听,玩完了,拍马屁眼上了,弄疼了,马上说,不是这个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是…他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想当官么,得凭本事,不能靠拍马屁,送钱….CAO他奶奶,还跟我说官话哪,要凭本事,我想说,你TMD只配在山里种个地,打个鱼,让你赶马车,都赶开飞机了…我教他使用计算机,他学了一个月,连姓都打不出来,我笑说,领导事多,本领大,这点小事就不用费心了,其实心想,怎么比我们老家的驴还笨哪,……

 偶笑:让驴配了呗哈哈

 沧海皇上:心里不平衡也没办法,现实如此,和我一起来的哥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不也因为没钱没人,到现场只混个一般技术人员,有两个当领导的,也是老丈人花了大钱的,放眼望去,整个局里混上领导的年轻人,基本属于这一类…俺只能羡慕了…

 偶笑说:没关系,不当领导咱也轻松,搞个小破鞋,弄个小妓女,停车”做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呀….这边风景独好….哈


 沧海皇上:大哥真是性情中人,俺也是.吟风弄月,吊古怀今,别有洞天!真是知音难遇呀….哈…

 偶:好文才,好文词,好….

 沧海皇上:自从老黑那次打电话,俺就有点害怕,怕他报复啊,后来果然,缺了一个位置,非常适合俺干,而且绰绰有余以俺的水平,没想到,居然被他卖了两万,还说什么非常之位非常之人,日,

还非常,俺看就是花钱卖个大头,两万,得两年才能收回…虽说俺有,但俺不花钱,也不想当官了,老黑统治后,政治黑暗,民不聊生…

 偶大笑,说:他是个JB,还政治黑暗,民不聊生,你以为他是皇上啊,在我们看来,啥也不是,对付铁路领导,找个小姐就摆平,跟他们玩智商,还不如去操小姐,时间别浪费这,不值当….

 沧海皇上笑:真知灼见…

 偶:好,见了你就知道什么是有德有能之人….老炮老黑都不行,当个铁路领导还行,要说有德有能,那还得从阴道转回去下一辈子再出来练练才行….

 沧海皇上长叹一声,说:其实俺也不是没钱,2000年彩票上市,俺买福彩第19期中了一个一等奖,税后32万,要说也算是小城大款了,当时,偶高兴得三天三夜没睡好,到省城潇洒好几

天,花了一万多,当时也想到送几万给甘老黑,但一直不对劲,老子好容易赚的钱,凭什么当个小主任,才副科级就得花几万啊,不让老子干老子还不愿给他当驴呢,你看老黑,一天就象奴隶主一样对待下属……

 偶笑:铁路通病,官衙习气,多少年都这样……

 沧海皇上:大哥,一看你真是精通铁路,整死一百个,第101个上来还这德性,真是跟马粪包一样么,跟癫痫精神病一样,带遗传的,体制弄人……

 偶:有道理,中国现状也如此,谁也改变不了,就把克林顿弄来,也安南弄南,也治理不了……朱总多大迫力,不得接受现实么……呵呵……

 沧海皇上:真知灼见……

 偶:狗屁的道理,不穿开裆裤的都能明白……

 沧海皇上:真对,没办法……



 偶:阴雪后来呢……

 沧海皇上见偶又问阴雪,笑:大哥是不是真的喜欢阴雪了,她还行,挻高的,虽然腿不怎么直,腰也不细,但长度够了,免去中间找齐了是不是……没事,跟俺说就行,咱哥俩今天无话

不说,要有意思,哪天俺有意无意的传过去,她也不是什么庙里神仙,山上仙女,想拿下也是轻松点事……咱们系统她这样的女

人多的是,想干三包花生两包糖就能上床,还玩感情的,在你身下时婉转承欢的,绝不会象奸尸,配合起来那叫疯狂……不会担心她这事那事,搞破鞋,女人自已就能弄明白,破鞋懂么,用英语说loosewomen……

 偶一听心想:难道沧海皇上把她拿下来,才敢这么说,不会吧,免子不吃窝边草,母猪不拱圈边泥,上了她在单位早晚得漏,搞破鞋之名在铁路那是丑闻……想到这说试探性问一下:阴雪还挻风流啊……

 沧海皇上:风流不能写在脑门上啊,但骚不骚,还得经历,是骡是马溜溜就知……呵呵,说完,一脸坏笑……

 偶:你那意思有门呗……

 沧海皇上:想上就上,大老爷们,有胆就上,她也不是什么处,连处毛都不是,不用有什么后顾之忧……

 偶:不敢,不敢……心想:估计他们单位男女关系挻乱套,阴雪肯定也不会一尘不染,骚骚欲动或早已上了哪个男人牙床未见得知了……偶又说:没那意思,我喜欢破处,连处毛都没有,还有什么兴趣,还不如找个妓呢,还省事,干完交钱,一次一清,还不如买个假人还干净……

 沧海皇上:也是,不干净肯定是,关键干净的也没有啊……有机会还是牵引牵此

 32

 偶心想:配种哪,牵引牵此,但笑说:还是自已保留吧……我要是想释放,一般人还不行……偶的意思,不象你沧海皇上,什么妇人都上……NND,

哪曾想,几年之后,偶和他还成了连桥,一个眼的连桥,虽说都上了阴雪,但不是一个床上同时进入,彼此都知,只是没有弄破,再说,阴雪后来偶知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所以对这事也不在心上了……性伙伴可以没有,但朋友不能没有,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性友多份累哈…以后再说……帆船书会

 沧海皇上:好好,一定随时提供帮助……

 偶笑:谢谢……

 一看手机,NND,现在已是凌晨3时,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沧海皇上仍是不困,偶了精神,莫名的精神亢奋……偶起身,在妍娇卧室门口往里看,暗暗的床头灯下,妍娇已四肢横伸,玉体横陈大床上,胸起伏不已,真是喝多了,到现在还没醒呢……

 沧海皇上也起来,伸伸腰,笑问:没醒吧……


 偶:没……

 沧海皇上:大哥,别忘了,还有陪舞两位小姐哪,不去看看……

 偶:估计早睡了……偶想:NND,还没忘哪,印象深刻呀,妍娇是做不成了,有沧海皇上在,没机会……要是他不在,现在可能早完成大事了,真是时不我待哪,只有再找机会了,眼睁睁能享用的女人,就是用不上,偶有点急……说:兄弟,出去潇洒个一下,哪有好地方……

 沧海皇上:真想出去,地方倒有,特别好还,关键她怎么办……说完看看妍娇……

 偶:这是高级商务酒店,安全绝对没事,咱们出去把门锁好,明天早晨就回来……

 沧海皇上:想上哪,喜欢什么特色,小弟消费…

 一听,偶正中下怀,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觉得想榨一下他,是心里不平衡还是心里不舒服,都有,因为妍娇,因为阴雪,因为……想不清,NND,也不想了……

 但偶嘴上还是客气一番:别的,大哥请,听说俄罗斯风情园不错……

 还没等偶说完,沧海皇上就抢断说:有眼光,赶时潮,现在找小姐哪有找中国女人的,都开洋晕,找洋妞了,叫什么了,为清朝人报仇,八国联军入北京么,今天咱们扬眉干外国女人……

 偶一听,心想:这哪和哪呀,干外国女人是报仇,那娶外国女人是什么……笑说:那咱俩就报复去……

 临出门前,偶走进卧室,给妍娇盖了盖被,听她呼吸均匀,处于深度睡眠之中,估计明早七点前是不会醒了……放心锁门,和沧海皇上下楼打车而去……

 罗斯风情园在江北,大街上人已很少了,偶望着车窗外夜色朦胧,感觉象在梦中,车驶过松江大桥,很快进入风景区,一片俄风格的小房前停下来,大门红灯闪烁,霓红大字:罗斯风情园,但门前基本没有人,只有一片车,高低错落,红黑白绿相间……

 进了主楼大厅,几个迎宾小姐仍然在岗,看上去毫无睡意,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很快迎上来,偶一看是中国人,就问:你是迎宾员么……应该是俄罗斯人吧……迎宾小姐笑笑说:白天是,晚上就我们值班了……

 沧海皇上马上在偶耳边轻声说:白天客人少,俄罗斯小姐出来当迎宾,招揽客人,晚上客人多,她们都在工作,呵呵……

 偶笑:真是良好管理状态,咱们领导要是来学习,肯定效益快速上涨……哈



 沧海皇上和偶来到旁边沙发上坐下,刚才打招呼的小姐立刻拿着菜单式的东西坐在偶身边,轻声说:先生,这里有资料,可以自已选,最近新来了12个,个个美丽性感,年龄绝对不超20……

 NND,找小姐都成点菜了,不,有点皇上的感觉,偶看清朝戏,皇上想干女人,太监马上端盘子上,盘子里有牌,皇上翻哪牌哪个女人就陪睡,不过在这改成菜单了,也对,咱没皇上高级,还是找小姐,讲究那些形式没用啊….打趣沧海皇上:皇上翻牌….

 沧海皇上有点不自然,笑笑:大哥先请…

 偶翻开菜单,不,人单,只见四开大菜单,每页一个人,上面是一个大照片,全是三点式,身材暴露,下面一行小字,年龄,特长,

特点,外貌,喜好…等等,她妈的,不需要看描写,照片直观,感觉个个妖艳,说起俄罗斯女人,对偶有吸引力,什么当时体坛霍尔金娜,什么库娃,个个性感娇娃,金发碧眼,关键有朋友介绍说,俄

罗斯女人性欲极强,个个狂野,什么KJ,GJ,RJ,什么交都会,而且战斗力非常,绝对不是中国女人可比的,当时听完,偶就硬了,发誓一定要干上十个八个少女,20岁以上的….

 看了半天,沧海皇上也看花了眼,见个个令人鸡动不已,服务小姐一见笑了,低声说:这样吧,见见面,感觉好就行,这里看也看不出什么,照片和本人还是有差距,比如玻利耶娃,才18,身材绝对性感,但有点丰满,所以照片上看就不太受看……

 偶一听,立刻笑问沧海皇上:如何,皇上……

 沧海皇上笑:看几个再定……

 很快,服务小姐领着偶和沧海皇上转过三个长廊,进入一个小厅,灯光璀璨之下,红沙发上坐着两个俄罗斯小姐,金发碧眼,正在看电视,看偶们进来,立刻站起来,笑脸相迎,偶一看,其中一个身材火爆,乳房饱胀,皮肤红润,眼神勾人,盯着偶笑,嘴里咕叽什么听不懂,看不出年龄,但从皮肤看,很年轻……

俄罗斯女人年轻时身材绝对性感诱人,但只要结婚生崽,立刻走形,就是当了少妇,身材也变化很大,虽说偶以前看过俄罗斯小姐,

但总是猜不准年龄……偶立刻问:多大……服务小姐用俄语笑问俄罗斯小姐,俄罗斯小姐立刻用手指向偶示意:18……服务小姐说:她叫库****娃,偶立即问:不是体坛那个库娃吧……服务小姐笑答:她们叫什么娃多,就象中国叫什么方凤红雪了什么的,普通名……沧海皇上立刻说:俺就点这个库娃了,大哥行不……


 偶暗笑:一看就没定力,采花得赏啊,先赏后采,哪有见着就揪的……一看没水准,铁路干部也就这水平了……

 沧海皇上笑着对偶说:大哥,你再看看吧…

 偶笑说:重色轻友啊,这个我还想要呢…

 沧海皇上笑:你肯定看不上这个,太丰满,你喜欢苗条型的….

 偶笑,心想,是喜欢苗条型的,但说实在的,偶在ML时还是喜欢丰满型的,但必须身材匀称的那种丰满,不是啤酒瓶型的丰满…那种让偶倒胃口啊…

 看沧海皇上要走,偶马上在他耳边低低的说:5点走,只有两个小时,要注意尽兴啊,否则射不了,别怪我….

 沧海皇上哈哈笑:放心吧,肯定在规定时间内完事…

 偶笑看库娃搂着他腰走了….,这时服务小姐笑说:先生,你朋友挑好了,你也赶快选一个如意的吧…

 偶笑问:还有么….

 服务小姐笑:当然有了….再看两个,保你满意…

 偶:那可不一定…我眼光可高了…

 服务小姐笑:说说看,我好按你的标准来找….

 偶偷偷在她耳边说:要丰满的,但必须身材匀称的,年龄稍小点的….

 服务小姐笑:好的,上润华园吧…上有三位,你肯定相中…都是身材高挑,还丰满的….最大20,上个月来的….
 转过三个长廊,来到一个客房,闪烁灯光下三个字润华园….偶和服务小姐进了屋,暗暗的灯光下,三个小姐正在沙发上聊着什么,其中一个看着电视….

服务小姐按了一下壁灯,两束灯光照亮了三个小姐坐的沙发…偶立即看清,三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女人,从外貌上看,年龄都不大,和服务小姐说的基本上

差不多,见来了客人,三个小姐立即站到偶面前,TMD,一站起来,偶才感觉服务小姐说的不虚,三人均在174左右,还都是穿着脱鞋,如果穿高跟鞋,准超过177….

感觉有压力….这么高的女人,说实在的,中国女人偶还没上过……丫飘雪也就是169…



 偶开始看三个小姐,眼一扫,相中左边的小姐,偶相中的是她的身材和眼晴,她身高偶一比,大约在174,上身穿着紫色紧身毛衣,两个奶子饱实而直挻,

下身穿着臀部紧腿部松的灰色牛仔裤,腰部绝对是不超二尺一,屁股向上有个弧度,真是性感……偶最相中的是长头发,金黄金黄的,垂到胸部,特别的直,板,估计是精心弄过的….

偶一看就相中的,还是眼晴,虽是碧眼,但含着波流着光特别媚,或者说是骚吧….现在想来,丫飘雪和做到高潮时才有这样骚的眼神…哈哈…

 看偶盯着这个小姐,服务小姐笑了,在偶耳边说:她叫尼古拉耶芙娜….今年19….大学在读,理工大学的….

 偶笑,问;什么娜….真的呀…大学,理工,不会吧…冒牌吧,理工做这个…

 服务小姐笑,小声说:俄罗斯远东来的,不是什么资本家的女儿,她们那收入比咱们低多了,生活水平也差很多…上这那就叫出国留学….学费也是相当高的…帆船书会

 偶一想也对,中国女人出国留学不也这德性么,打工赚不到钱只好出卖肉体,什么当小姐,什么傍大款,中国出去的大款,外国大款一般人还靠不上哪,怎么也得是大名星吧…比如说八九十年代出去的那一批中国大小女名星,现在都在发达国家给人家当二房或三房,当正房的也就是嫁个华侨,真是让人感慨不已啊,女人,

一旦为了钱为了名为了利比JB男人TMD现实亿万倍,比如说当年,有个体育女明星,多少中国小伙,磨枪霍霍的,没想到人家根本没看在眼里,楞是嫁在香港,成了比她老爸还大的男人的娇娃,真是可惜了,从偶的观点看,就象保持了一个18年贞操的处女一不小心,被大街上发情的驴给配了,真TMD太可惜了….按L城人的话,白瞎那玩意了………

 芙娜一看偶相中她,立即搂住偶的手,用生硬的中国话问:你-真-英-俊-牙….

 偶不会什么鸟俄文,但偶英语懂啊,再说估计她也学过,立即说:YOUAREBEAUTIFUL…

 芙娜立即笑了,用英语说:GO….

 偶想说:GO,FUCK….但没好意思,在外国人面前说下流话,好象挻丢人,但一想又不对,操人家都操了,这不更丢人么…

 服务小姐见偶相中一个,笑笑挥手走了,说:祝你今天晚上在风情园度过一个良宵….其实偶今天就是想弄一个外国女人,如果不是这个目标,服务小姐也是

一个比较诱人的女人,标致而且礼貌,偶有时就想看看正经的女人在床上是什么模样…丫飘雪在车上那叫标致,那叫正经,目不斜视的,进了偶怀,在偶身上婉转承欢时,还

不是特别的骚,浪,甚至贱,全方位交,后来阴雪也是…一想之下,竟硬了,支在裤拉门上,看服务小姐轻盈盈的走了,偶立即拥着芙娜问:上——哪….


 她笑着指了指前面客房….楼着偶走过去….

 进了客房,偶一见,是一个挻大的屋子,简单的几样家具,但感觉很温馨,尤其是窗帘都密密的挂着,这让偶感觉安全….里面是一个小卧室,窗帘一落到地,

地上是地毯….床很大是双人的,铺着雪白的单子….感觉比较干净….随手反锁了门,这是偶关键的工作,要不干起来心里不踏实….提心吊胆的感觉就是射得不舒服,过程细节记不住,钱等于白花,虽说是沧海皇上请,但也不能浪费啊……

 芙娜见偶锁了门,立即在偶脸上使劲亲一下,生硬地问:先生,喝——点——什——么…呀

 偶一见,明白,这是妓的任务,酒店安排的,必须尽多地让客人消费…偶笑笑:苹果汁吧….偶想一来不贵,二来做爱那得需要体力,先补充一下,芙娜一听,笑了,立即从小冰箱中取了一瓶苹果汁,自已拿了一瓶红酒,NND,偶一看,心想,沧海皇上明天需要付大价钱了…

 芙娜自已开了,甩甩长发,漂亮地启开,倒了两杯,笑盈盈地递给偶,偶一看明白了,这是她经常做呀,都熟练了,接客就红酒,估计得三五百元吧….

一看她当面启的,偶敢喝,不当面,偶还真犯嘀咕,里面要是放了春药什么的,又得让沧海皇上破费,芙娜准得再找一个来玩3P,偶不喜欢那个,还是别的,同时做两个女人,还是人高马大的俄罗斯女人,

吃不消,弄不好还会伤了身子,犯不上,玩外国女人就象咱整天吃家常菜,某一天去开开胃,弄点海鲜什么的,吃多了,那会闹肚子,会生命….听说,俄罗斯女人性交那是咣咣的,没有一个小时过不了劲,想到这,偶暗暗下了决心,今天非得让她来三四个高潮,憋住不射,不枉沧海皇上千八百元啊…

 偶接过高脚杯,碰了一下,芙娜笑着,干了一杯,美酒佳人,感觉真好…芙娜又倒两杯,脸贴近偶的脸,问:喜——欢——我——么

 偶:VERYVERY……

 她笑了….亲了偶脸一下,偶立即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浓烈,感觉到她的体温,一种成熟女人的体味,偶JJ立即硬了….芙娜搂着偶的脖子,

在偶耳后轻吻几下…马上一碰杯,一瓶酒没了….放下杯,偶一只手摸向她的胸部,一只手搂住她,亲了几下她的脸蛋和眼眼,芙娜也放下杯,手放在偶的双肩上,感觉她比偶高,其实不高,就是感觉….偶手伸进她的乳罩里,乳罩勒得紧,乳沟深壑,奶罩带绷绷的,绕到后背,感觉皮肤还算柔嫩…….


 芙娜见偶没什么节目进直接进入主题,也开始配合,手在偶的屁股上搂着….用力….直到JJ软得象泡了一天的面条,软得不成样子,早就从芙娜里面缩出来了,偶才滑下她的身….感觉特别疲惫……

 五点,临走时,偶又用手摸了摸芙娜圆滚滚的奶子,她笑笑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句:再见……偶笑说:再见……心想再见是不可能了,下次再来,还得上一个新的,哪能只采一朵呀,那不浪费金钱和精子么……

 到大厅时,沧海皇上已坐在沙发上等,正笑着给谁打电话……一夜未睡居然还能谈笑风声的,佩服佩服……铁路干部喝酒十杯八杯不醉,跳舞一宿不累,找小姐两个三个都敢睡……待他一打完电话,偶立即笑问:什么时候就结束了……

 沧海皇上笑答:比你早到10分钟,打个电话,妍娇醒了,给俺打电话,问咱俩上哪了……俺说到兴和酒店吃早餐……回去吧……

 进了哈特19楼,5:45分,已有人走动……开门时,妍娇仍在睡眼朦胧,头发有点乱,妆有点走样,见偶俩立即笑问:上哪潇洒去了,夜不归宿……

 偶笑:你也不让我们陪睡呀……没地方,只好去喝酒了……

 妍娇:喝多了,不知道啊,要知道不就让你们睡外面了,再说了,你俩也不讲究啊,把我自已扔在这,要出点意外,够意思么……呵

 沧海皇上:出门前俺俩把门反锁了,除非跳窗户进来,19楼好象进不来……呵呵……

未完,待续。。。明天再来更新,谢谢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