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炮友与知己 [口述情感]


刘军和李兰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逛过街了。

他们只是定期约会,然后做爱,然后各自回去。他们也不是不能或者不敢一起逛街,刚认识的时候他们几乎天天在街上晃荡,手拉手在公园里转悠,然后找个旅馆开房间。最后当然是要落实到开房间,要不两个人在一起干什么呢。恋爱不能总是谈一直谈,况且两个人都是谈过很多次恋爱的人,包括婚前和婚后。

虽然李兰一再强调她这是结婚多年后第一次和婚外的男人谈情和做爱,也实在是因为老公外派工作,她自己一个人太寂寞了,但是刘军并不相信。刘军觉得她很迷人啊,而且她老公已经外派工作两年了又不是昨天才外派出去,不过刘军并不很在意她是不是第一次。刘军觉得她很迷人,长相、身材,还有床上,都不错,两个人也能聊得来,婚外情嘛,又不是要结婚,李兰这样的就蛮好,认识李兰之后,刘军甚至都不再对别的女人动心思了。

那时候他们经常一起上街,有点肆无忌惮的样子,这表明两个人都对对方倾注了感情,尤其在李兰这方面,刘军身上没有大多数有情人的男人那种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畏缩与猥琐,起码让她觉得他是真心和勇往直前的,这让她在内心里有一种安全感——情人间的安全感,就是万一事情败露闹到不可收拾的时候,这个人是会扛到底的。有了这样的感觉,李兰当然也不怕什么,反正老公长期不在,而且偌大的城市里,也没有几个认识她的人。

不过频繁地一起逛街那是认识初期的事情,情人之间深入到了一定程度一定阶段之后,更愿意两个人独享相会的时间而不是和马路不上相干的人共享,况且刘军的老婆并没有外派工作,他不能天天和她约会,珍惜两个人相会的机会和时间还是非常必要的。相识既久,慢慢地,他们也就养成了老情人的约会习惯,吃饭、喝茶、交谈,偶尔外出郊游、做爱,或者不做,但基本不逛街了。

这天李兰在电话里说,咱们出去逛逛街吧。刘军手握电话走到窗边,外面阳光明媚,空气透明,难得地没有一点雾霾,楼下的一棵小桃树,也羞羞答答地开了几朵红花。刘军说,好啊,天气不错,咱们很久没有逛过街了,真应该出去走走,想去哪啊?李兰说,大十字。

挂了电话,李兰在想,刘军就是这点好,她的想法和欲求总是能够得到他没有二话的响应,他不会磨磨叽叽推三阻四,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不能前来,他也会很坦率地说,今天有个事情改个时间吧。李兰觉得刘军不仅在床上像狮子一样勇猛,其他时候也是个男人味十足的人,现在的小孩子喜欢说MAN,但是看看单位里那些小女生说得很MAN的明星,李兰就笑了,哪【推荐文章:情感隐私,,888情感口述网,wWw.82bj.CoM】]里能和刘军比呢,那不过是一些干净漂亮的小生而已,现在时兴叫小鲜肉。

李兰跟自己工作环境里的人有些格格不入,就是说在单位里她总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感,既不是对立紧张,又不能其乐融融,也没有不安全感,但又隐约地感觉到有陷阱存在;在办公室里她基本是以不苟言笑应对一切,这让大家觉得她有些高傲,美人因为高不可攀而寒冷,也正是冷傲让她少了很多是非;大多数时候她都是默默地做事,很少插嘴同事间的闲谈,她不知道能和他们谈什么,所以也就没什么可交谈的,只有和刘军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感觉舒服。

尽管现在她和刘军也没有多少需要深入交谈的东西了,似乎该谈和能谈的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已经谈完了,但是在一起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舒服的安逸、安然、安心的存在感——现在人们喜欢说“存在感”,她觉得和他在一起做爱或者什么也不做,都有存在感;而在单位里,和那些工作上的同事,以及生活中为数不多的熟人,和他们在一起,她感觉到自己是不存在的可有可无的同时也是无法融入的。还有一个人们现在爱说的词叫“带感”也就是“带入感”,和那些人在一起她总是找不到带入感,也就是带不进去,就像上初中的时候做数学题,解立方程,她是那个和别的未知数XYZ完全不同的一个符号R,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带入当然也就解不了方程式。不被带入就找不到带感当然也就没有存在感,形象一点说就是她和她的工作与生活中的人之间隔着一层膜,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膜,一层无形的气帘,让她和环境无法产生带感。但是和刘军在一起的时候,就完全不同了,这种感觉就像做爱,和没感觉的人做就是摩擦生热的物理运动,但是和有感觉的人做,则是带入感和存在感具足,物理化学生物和灵魂同时都进入欢畅的运行之中,即使不做爱,也会有这种感觉。

现在,虽然这种强烈的感觉已经淡了远了,但她觉得和他在一起的舒服感还在,不做爱不交谈但舒服感还在,这种舒服感现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放松的感觉、自在的感觉。这种感觉一部分像女儿在爸爸面前,另一部分像妹妹在哥哥面前,还有一部分像妻子在老公面前,是这三种感觉的混合,这让她可以撒娇任性,可以伸展自如,可以仰面八叉,可以身心放纵不设防,甚至比和老公在一起的感觉还要全无负担。李兰觉得,生命中有一个男人,和他在一起,能够让自己获得一种身心灵肉全方位的舒服感,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想要逛逛街的念头是突然生出来的。那时候她刚刚睡醒,还没有起床,也许是头天晚上上淘宝网看衣服造成的结果,梦里一直都是商场的情景,醒来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逛过街了,她披着衣服到窗边拉开窗帘看看天,阳光灿烂得让她觉得不去逛街简直就是浪费生命,于是她给刘军打了电话,全不管他是不是已经起床他老婆是不是正在身边,她在他面前,任性惯了,而他也一向都是由着她放任自己。

刘军开着车过来接李兰。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刘军打电话说,到门口了。

刘军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小区门口等李兰,送李兰回家也只送到门口,除非李兰要求他把车开进去。这一点也让李兰感到舒服,他是个懂得把握分寸感的男人,他知道即便是尽责和尽心的好事情,也要做得恰到好处才合适,分寸感里含着尊重,那是有教养的表现。刘军从没有要求过去李兰家,李兰也没有邀请过刘军,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一种默契,这种默契说透了,就是不进入彼此的家庭,包括不在任何一方的家里做爱。这默契在李兰看来,是他对她的尊重,尊重她的意愿,尊重她保有她在自己家庭生活里的完整感,很少的几次开车送她进小区,实在是因为时间太晚了,但也只是停在小区里的路边,他甚至都没有到过她的单元楼前。

李兰没有想到刘军会来得这么快。李兰给刘军打电话说想去逛街,通完话之后,站在窗前看了会风景——其实也没什么风景,就是林立的楼群和楼下花园的几棵小树,所以确切地说,她是在窗前发了会呆,然后又回到了床上。周末的上午一个人赖在床上,是老公外派之后这些年养成的生活习惯,开着音乐,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其实也没什么可做,没有孩子、老公不在、父母健康远在家乡,一个似乎没有什么可忧没有什么可虑的少妇,周末的早晨独自赖在床上%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