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上原亚衣出道至今所有作品番号与种子的网站 上原亚衣的磁力哟

几个败逃兵 [口述情感]


(一)战败逃离

在那一座山上,硝烟弥漫,喊杀声震天响,反侵略的卫国战士们冲上了敌阵里。阵营里有三个满脸被烟熏得脏黑的娃娃兵,见自己的部队战败了,几百人就剩下二十多个人了,有的人在剖腹,有的人举手待擒。三个一高一矮的娃娃兵只顾逃跑,其中一人在死人堆里捡了一把手枪揣在身上。

这三个娃娃兵们的家乡在那大洋外的岛国,在家乡被征入伍时最大的田石差两月才十六岁,两个小弟叫他田大哥;其次的桥溪才十五岁,大的称他桥二弟,小的叫他桥二哥;最小的山泉,田和桥都叫他三小弟。他们从小生活在一起,以哥弟相称。他们一起上小学就有军训课,脑子里从小就灌输的是战斗精神,战争首犯给还是娃娃的他们穿上了军服,他们扛上枪成了娃娃兵。军舰在大洋上航行,娃娃兵们同千百万个穿军服的人远渡大洋。娃娃兵们就这样上了侵略船,成了侵略兵。

在这三个娃娃兵的心里和他同船的军人一样,都带着梦想和奇问,那千万里远处是个什么景象?军舰航行过了这大海洋,上岸到异国他乡会有一些什么新鲜的美好事物出现呢?这样去占领异国他乡会受到欢迎吗?

军舰快靠岸了,迎接他们是无情的战争,这不像以前的战前演习,用枪真射击了,用刀真砍杀了 。枪炮声下是千万人在流血、伤残、惨死;暴炸声轰轰响起,惊天动地,烟尘四漫。这接连不断的暴炸声炸毁了千万间房屋、千万座桥梁......那你死我活的战斗场面,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娃娃兵们的部队强占他国领土,被侵略国领土上的军民团结起来,消灭来侵略的敌人。三个娃娃兵混在魔鬼堆里,就这样参与了杀人、放火、抢劫、奸淫妇女......三个娃娃兵,就是这样变成了魔鬼兵。

这座山头的战斗持续了几天,侵略者最终失败了。这一场战斗是一场拉锯战,阵地高点上两国战旗帜几次变换。反侵略的战士又冲上敌阵来了,娃娃兵三兄弟的阵地上官兵死的死,伤的伤,几百人就剩下二十多人了,弹药也没有了。

那个小弟弟被一个大个子兵冲在面前缴了枪,他年幼力气不足,但身子动作快如风,他一闪身抱住了大个子兵,他把大个子兵左脸眼下处的肉用牙咬掉一块。大个子兵脸上流着鲜血,他忍着痛和他扭打起来。大个子兵把这个娃娃兵按倒在地上,顺手抓起旁边称砣大的石头,他就要砸烂他的头。突然大个子兵他看见他按住的是个奶水味还在嘴边的娃娃,他心软了,就在这十来秒间,娃娃兵用力顽抗,他们俩在野地坡上翻滚起来。一阵乱滚后,娃娃兵和大个子兵在斜坡上被滚散开了。这个娃娃兵滚到草丛里惊魂未定,刚爬起来还没有站稳,只见两个一身破烂满脸乌黑的人又跑来了,他急了,估计死亡来临了,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了。

等死的他并没有死,那两个慌忙跑来的是他自幼喊的大哥和二哥。大哥二哥用手把小弟弟拉起一同跑起来。

三个娃娃兵会同逃离。

三个娃娃兵幸运,没有战死,没有伤残,跑得快也没有成俘虏。

逃,逃,逃,三个娃娃兵觉得越逃得远越安全。

(二)逃亡途中的辛酸

三个娃娃兵在逃亡中脱掉了那破烂的军服,甩掉了钢盔帽,扔掉了那长步枪,穿上了异国老百姓的衣服。他们饿了,要吃食物才能生存,向老百姓乞讨又不懂语言,在交流中又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们就悄悄到野地里掏红苕或林里摘野果吃,天黑了三人身挨身,住岩洞,或藏于谷草堆下。做了魔鬼兵的他们害怕被老百姓发现,遭到报复。他们总想求生,总想早日回到家乡,回到父母身边团聚。

这天他们逃到一荒山沟里,累得实在走不动了,肚子里饥饿没有食物充饥太难受。他们又想用短刀掏红苕吃,可是这里没有地块,山林里不见农民耕作。突然老二发现了那棵粗枝大叶树上结有果子,他惊喜地告诉哥弟:“我们能吃上果子了。”他用手指着那树上掉着的千百个果子。

三个娃娃带着希望都走向那一棵大树,去爬那棵树采摘果子来充饥。在树上他们都摘到了那吊着的果子,“啊!是梨子啊!”三人万分高兴摘到一个“梨子”就往自已嘴里塞。突然他们“哇!”地一声吐了起来,“这是什么梨子啊?一个怪怪的味道,这梨子不能吃啊!”三人异口同声说着。

他们来到异国,不知道这果子是油桐果,这看似梨子的油桐果人不能食用。他们扔掉了这怪味“梨子”,下了树,又来到河沟里用手捧水在嘴里漱洗,他们吐了很久,可是留在嘴里的怪味仍在嘴里难受。

他们坐在河沟边,又发现了食物,看见河沟边那生长的绿色大叶苗子,跟莲藕叶近似,也许是莲藕吧?他们拔了几棵,看见的是根须多的圆个个苕儿,这不是莲藕啊,是一种苕儿,他们估计这苕儿也会像红苕那么好吃,于是把这泥水里的苕儿用水洗干净,又往嘴里塞。大哥咬在前面大声说:“这东西不能吃,嘴里麻得难受,快甩掉,快甩掉!”

三人不知他们手中的苕儿是野山芋,这野山芋就是用火煮熟了人吃仍然会麻口,人畜都不能食用。

饥饿的三人围在一起哭起来,他们认为受到上帝的处罚了,梨子、苕儿都变味了,干了坏事的我们,不能用食物填饱肚子这样饿下去会饿死。

他们应该醒悟了吧?人,要做好人,不做坏人。善事可做,恶事别作,善恶到头终有报应。

他们总是在想回到家乡去,想见到他们的父母。他们知道自己的家乡距此万里,万水千山阻隔,估计回不去了,何况侵略异国的战争还在进行。

他们还是起身走起来,这样来鼓励自己:每走一步离家乡近一步。

走啊,走啊,饥饿的他们确实走不动了,三人又在那一座山梁上坐的坐,躺的躺。他们总是说肚子太饿了,想有食物来充饥。他们把茅草根拔起来搓干净丢进嘴里嚼,吞咽,一会儿呕吐不止。大哥摇着头说:“两个弟弟,大哥实在走不动了,回不了家乡了。客死于此,就这样做飘流鬼了。上战场是死,力量薄弱的我们去偷抢也是死,任饥饿继续下去还是死,迟死早死都是死,早死早快乐。”他说到这里还向战争首犯发誓,还有效忠战争首犯的语言。

大哥说完就要拿留下的短刀刺进腹里,两个弟弟见了,把大哥手上的刀抢了。老二哭了会儿说:“看那下面有个小院子,待我去搞些食物来我们三人吃饱。”

老二叫小弟弟看好想绝命的大哥,他一人走向那个小院子。他鬼鬼祟祟地进了院子,幸好狗不叫,鸡不跳,他躲躲藏藏闪身进了那间有烟火的灶屋,只见一个老太婆在旁边清洗大叶菜。他又一个闪身进去把那火坑上吊着的铁罐子盖子打开,一股热气冲出来,好香啊,里面是白米饭,他高兴极了。他提着铁罐子就大步跑出屋子。老太婆头一抬发觉了有人提铁罐子跑了,她大喊:“盗贼进屋偷走煮饭的铁罐子!快去追呀!有盗贼!有盗贼偷东西啊!......”

老太婆的叫喊声惊动了屋旁在挖地的老伴和儿子,父子闻声提着锄头就追。这老二饿了多天,身子是软的,跑不快。眼看父子二人快追上,老二急了,不知用什么护身。他想起自己身上有把短手枪,还有一粒子弹。他摸出枪,朝快近身的那个小伙子开了一枪。“砰!”一声响,小伙子%e